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☆小妖精の童话世界☆

没有天使纯洁的翅膀,也没有恶魔邪恶的尾巴,我只是游走在寂寞边缘的妖精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想做一个幸福的女人,喂猫,吃饭,周游世界; 想有一个大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……

网易考拉推荐

又是凌晨3:30  

2009-08-14 04:28:00|  分类: 妖精晴雨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如愿以偿的辞了职,过程意外的顺利。

   领导没有挽留,顺利的在一周之内将所有工作交接给同事,并且很凑巧的一周之内几个在北京的客户都有见面机会,手边的客户都有工作安排,也让交接的事变得更合理快捷一些。

   离职后的前5日,日子还都过得很规律,每天9、10点便会醒来,并且每天安排了各种外出以及见面活动,感觉比上班还忙碌。

   本周一开始变的闲散起来,宅在家中,每日对着电脑玩游戏,看动画片,偷菜以及偷熊猫,感觉每一天都像周末一样,俨然忘却了时间。

   昨日,Sam来家里吃饭,恍惚间问他,今天是周五么?

   这几日Sam传给我一个小游戏,晚上玩的不亦乐乎,每每都是到了凌晨3、4点才睡去,并不是什么超级游戏,却也玩的很忘我。

   睡到中午11点,起床吃午饭,下午卧在电脑前,看《NANA》,晚上继续玩游戏。

   似乎生活变得很糜烂,心中不免打鼓,自制力这么差,怎么能做好soho的工作,自己和猫们是不是马上就要面临严峻的经济危机。

   然后,脑子中继续浮现一个声音,先糜烂几日吧,然后再去面对“严峻”的考验。

   本打算今日会早睡一些,作息时间紊乱,导致脸上痘痘肆意,年老色衰也就罢了,总不能年老色衰外加毁容吧。

   却在晚上9点多没坚持住睡去,12点半时醒来,QQ了一会儿,开心了一会儿,再看一下表,已经又是凌晨三点半了。

   无奈了,真应了胖斌说的一句话了,在家宅了以后,时间不知为啥就一下子过的很快,转眼即逝……

 

   最近记忆变得越来越差,似乎语言能力也有所衰退,简单记录一下最近发生的一些大小事件吧,时间顺序不分先后:

NO.1:与Sam的感情再掀波澜,不过已经是几个星期之前的事了,觉得自己在这一年中成长了很多,内心变得无比的强大,似乎有再大的风浪也不会过度伤心和恐惧了,不知这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,也不知道这是感情成熟了,还是变得淡薄了,总之一切继续观望吧。

NO.2:与黑桑,帆桑郊游了两次,跟去年此时的内容是一样的,红螺寺和帆桑十渡的小院,没有了第一次去时的新鲜和喜悦,却也很惬意,菜卷肉依然那么好吃,貌似我盼望了一年,这大半夜的说着说着就饿了。

NO.3:去和老哥谈生意了,才发现他一直没把我打算买他的化妆品当回事,吃了饱饱的料理,聊了聊感情话题,并在他家让他帮我做了一个玫瑰芦荟胶+薰衣草花水的面膜,老哥手法很笨拙,末了还说原来捏咕你的脸这么有意思……

NO.4:去了型鱼同学开的“Drink me”奶茶店,很闲适的小店,两个85后的学生妹给他打工做店员,夜晚也有不少附近大学里的学生来买,价格很便宜,也有不少回头客,冰咖啡很好喝,喝的我精神十分的恍惚,这么多年了,我喝了冰咖啡依然是这样的反应,这叫一成不变么?

NO.5:欢欢生了一个大胖闺女,下午的时候收到她的短信,说自己生产十分辛苦,回复过去恭喜她,本想问问是不是如她所说,生孩子以后会产后抑郁,以及还想再生一个,后来想想那么累了,还是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,至于她的闺女是不是胖,纯属臆想,因为她怀孕的时候胃口超好,晚上做梦都是吃东西,所以总觉得她生的娃,将来一定很贪吃,小姑娘会不会为减肥而苦恼呢,貌似我想的有点远了。

NO.6:搬新家的事,已经可以开始排上日程了,家具明天进场,剩下的就是零七八碎的小物件,再接下来就是让人头痛的搬运工作,虽然貌似没有什么大件东西,但小东西堆在一起也很可怕,就像我离职最后一天时,以为之前已经搬得差不多了,剩下的都是些小物件,结果还是结结实实的拎了一大包回去。

NO.7:给虫虫和红蝎介绍七七和Susie认识,貌似四方都没有看对眼,见面会完毕以后,一起与他俩吃路边大排档,无意间得知原来很多很多年前混动心时,与虫虫那段不明不白的朦胧小感情,居然是虫同学的初恋。当时听到时,是一种很复杂的感觉,没想到自己还可以在别人的生命里扮演这么重要的角色,不过初恋一般都是以失败告终,大家似乎都是如此。拼命的回想,貌似我那时没有做过啥特别伤人的事,内心也就祥和平静多了。

NO.8:与孙小疯在后海混迹了一晚,去了她鼓楼的平房小屋,有阁楼和纱幔,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几年前她第一次带我和ReaJoe去八卦时的感觉,她说在阁楼上与人喝酒谈天很有感觉。晚上吃的路边爆肚,然后她溜达着到后海某处吃酸奶冰淇淋。

再然后带我去烟袋斜街的某个小酒吧喝Fucking Good的Motiela(具体是不是这么拼没有记住),酒吧门口的牌子上写着这句广告语,引得很多走过的人驻足观看,外加我俩坐在窗边喝着,有点活招牌的感觉。不时有外国人问我们喝的是这个么,味道是不是真的那么Fucking good,可惜我憋足的英语,只能听懂他们在跟我说什么,却无法表达我第一次喝这个就还没完全感受到没味,只得硬着头皮说Yes,Good。不过孙小疯同学喝的很Happy,我想如果我再多来几次的话,估计也会喝的很Happy吧。

不由得感慨,这是今年以来第一次来后海,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过如此情调的夜生活了,再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孙小疯其实过得比我小资得多,或许做一个有激情的广告人就该如此吧,也难怪我会就此退场了。

 

   洋洋洒洒写了没多少字,再看表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,我的作息时间守则啊,睡去吧,一切正常生活从下周一开始,我保证!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8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