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☆小妖精の童话世界☆

没有天使纯洁的翅膀,也没有恶魔邪恶的尾巴,我只是游走在寂寞边缘的妖精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想做一个幸福的女人,喂猫,吃饭,周游世界; 想有一个大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……

网易考拉推荐

Old pen friends  

2010-06-29 11:09:51|  分类: 关于心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人人网,很少上,可能是因为开心网先入为主的原因,现在连开心网都想不起上,更别说人人网了。

早上,烟灰同学给我看他人人网上过往愤世嫉俗的blog,才又登陆进人人。

看到高中时一个笔友冰的留言,才想起,在遥远的上一次登陆人人的时候,他曾经加我好友,我通过了,然后就把这件事忘记了,直到再看到他的留言才想起。

不由的想起高中时的一些过往,那些可爱的笔友们,总觉得后来自己之所以很喜欢写些字,都是拜高中时不分昼夜写信时练就的。

记得,第一个笔友,来自《北京卡通》,一个画画很棒的北京男孩,对于同样迷恋漫画的我来说,是一种寄托,于是写信给他,并未抱着回收到回信的可能,但是收到了,和他的通信并不频繁,因为他回信很慢,但总是会寄一些自己的作品来。

第二个笔友,同样来自漫画杂志,一个山西男孩,拥有一张灿烂的笑脸,同样是不报希望的给他写信,也意外的收到了回信,写着一手漂亮字,也是不频繁的通信,具体内容已经不太记得了。

第三个笔友,就是冰了,那时交笔友是一种流行,静通过她在其他学校的朋友,找到了几个男孩子,便各自挑了一个建立了通信,同在一个城市,自然通信很频繁,同样喜欢张信哲,同样不太喜欢学习,就这样有的没的聊着。然后时不常的通通电话,印象中,他还曾经在电话中唱张信哲的歌给我听。之后有一次短暂的见面,一起看了循环场的电影,一部《情书》看得我很感动他则昏昏欲睡,一部《风云》看得他津津有味我则乏味的想提前退场,才发现各自的精神追求还是有很大不同的。

后来,我和静共同起了一个笔名,在一个时尚类的杂志刊登了自己希望交笔友的信息,现在想想真的要赞叹这本杂志的全国发行量,静候了半年以后,我们的信息在我们已经遗忘这件事的时候,被刊登在这本杂志上。

于是,交笔友的信件纷沓来至,如鹅毛一般,让年轻的我们,有一种非比寻常的优越感,我们每天都各自拿很多信回家看,再互换,挑选自己想结识的笔友回信。写来信的人,来自大江南北,形形色色,各有不同,每封都回的确分身乏术。当时已经高三的我,每天还会有时间写2—3封长达2、3页的信给不同的笔友,写着生活、学习、身边发生的事,现在想想也就明白为什么我中学时从来不发愁写千字文了。

再后来,随着进入大学,网络开始普及,那些曾经的笔友,渐渐的都退出了我的生活,取而代之的是冒出的众多网友们。

上班,习惯性的打开新浪的音乐盒,看到推荐里面有任贤齐的创作集,便点开听听,突然那首《春天花会开》冒了出来。

感觉,好熟悉,突然,很怀念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